当前位置:新葡新京32450 > 官方网站 > 【走进大美祁连山】记者手记:用心守护“母亲山”

【走进大美祁连山】记者手记:用心守护“母亲山”

文章作者:官方网站 上传时间:2020-04-21

图片 1 张掖市持续不断地推进植树造林工程。甘肃日报记者 张铁梁
甘肃日报记者 谢晓玲
走进巍巍祁连山,心中不由地生出敬畏之情。
说来惭愧,自幼喝着祁连雪水长大,在此次“走进大美祁连山”系列报道采访前,竟未曾如此亲近而清晰地了解过这座“母亲山”。
雨后,山间空气清新,秋日的祁连山染上了绚丽的色彩。高高耸立的青海云杉,随性生长的灌木丛,静静开放的金露梅,漫山遍坡的青青绿草,以及偶尔出现的马鹿、岩羊、旱獭、雪鸡、蓝马鸡等野生动物,都相安无事地和平共处——“母亲山”以她最博大的胸怀包容了它们原汁原味的旷野性情,无私地护佑着一方水土。
但这座“母亲山”却曾被她慈爱着、惠泽着的“儿女”无情地“折磨”。我们采访所到之处,虽然已经不见开矿、采伐、放牧的踪影,却也感受到曾经过度的开发利用,给这座“母亲山”带来的伤痛。
好在这份伤痛,得以及时地愈合。生态文明建设的春风拂过,人们终于明白,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时候,要知进退、懂取舍,不能再迷恋过去“重开发、轻保护”的粗放式发展模式。
封山造林,退耕还林,整改退出,恢复生态……“母亲山”在精心呵护下,再度焕发生机。她用自己曾经的伤痛经历警示世人:人与自然是相互依存、相互联系的整体,对自然界不能只讲索取不讲投入,只讲利用不讲建设。今天,我们只有加倍用心地守护好“母亲山”,才能得到她带给我们的深厚福泽。

甘肃日报记者 伏润之
此行采访任务的目的地,是祁连山。对于常驻河西走廊的记者而言,孕育良田万亩的“母亲山”就像身边一位熟悉的朋友,当你尝试讲出她更多故事时,突然觉得距离很远。因为我们从来都在远眺她,却从未深入地走进一条条沟壑,去看那一座座雪山。
从天祝县进山的一刻,我想找到一家历史悠久的企业,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真正勾画出祁连山究竟蕴藏着多么丰富的矿藏;我想找到一位牧民,只有他和他的牦牛才是这座大山的缩影;我更想找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只有追溯岁月的痕迹才能还原翠柏绿杉的模样。
然而,这样的想法似乎并不现实。
在炭山岭镇,这里的矿山几乎全部关停退出,哪怕一块粉煤都未曾留下;在哈溪镇,所有的山羊牦牛都在实验区外觅食,保护区内绿树成荫;在双龙沟,我们找到了65岁的牧民马生福,他手指对面一条叫做尕屲屲的山沟说,“50年前那里没有几棵树,如今整个山头都绿了”。
辗转,我们来到祁连乡。据说,山里还有一家旅游企业。我想知道经营者的真实感受,是对限制开发有着一点点的惋惜,还是于利润大幅损失抱憾不已。
“不会!有人曾经建议我们将对面的山坡开发成滑雪场,被我们拒绝了。”拒绝的理由不是另有他用,而是不开发。“而且我们每年只经营半年时间,剩下的半年留给自然休养生息。”经营者的回答斩钉截铁。
当我看到祁连山东段一张张生态环境整改前后对比图时,才深刻体会到武威市提出“生态优先,绿色发展”总体思路的深远含义。面对如今郁郁葱葱的祁连山,快与慢、加与减、破与立、当下与长远的考题其实并不难回答。

本文由新葡新京32450发布于官方网站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走进大美祁连山】记者手记:用心守护“母亲山”

关键词: